6B-六位好朋友打造的最真討論區

由大家共同建造最真實論壇
 
首頁歡迎頁相冊常見問題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會員註冊登入

分享 | 
 

 屯門公路巴士墮橋現場 夜探猛鬼村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Gut吉A_A
Admin
Admin
avatar

文章總數 : 96
注冊日期 : 2008-09-24

發表主題: 屯門公路巴士墮橋現場 夜探猛鬼村   28/9/2008, 10:10

03年7月10日,一輛九巴從屯門公路汀九附近,飛墮30米下山坡,釀成21死20傷的大慘劇。本月19日警方終於完成調查報告,並擬控告懷疑胡亂切線導致這宗意外的貨櫃車司機21項誤殺罪,及危險駕駛引致他人死亡罪名,若罪名成立可判終身監禁。

但事件並未因此告一段落,車禍背後還剩下冤魂不散的亡魂!

上週四入夜後,記者重回汀九村後山車禍現場,只見村內家家戶戶的門窗,都貼上鎮鬼符。原來是因為車禍後村內有多人撞鬼,驚動了道教重地屯門青松觀,特派道士前來勘察貼符,希望藉道家法力保村民平安。

也許這宗車禍實在太悽慘,青松觀的鎮鬼符也起不了作用,村民繼續見鬼,其中住所最接近車禍地點的許伯,更被鬼嚇到要看精神科醫生,他說:「我見過兩次,好多『人』度行,猛話『好痛、救命』!」

入黑後村民驚恐

被稱為「世紀車禍」的九巴墮橋意外,導致21人死20傷,死者包括九巴司機、五名教師及一名學生。事後,意外現場雖然進行過三次法事,超渡死者亡魂,但「鬧鬼」事件仍不斷發生。

上週四接近傍晚,記者直闖現場汀九村,經歷了前所未有的「驚心動魄45分鐘」。

沿一條窄窄的山路步上汀九村,記者向一間石屋中的村民許氏夫婦,查詢汀九村在車禍後至今的情況,許太好心地帶記者到九巴墮下現場,但邊行邊說:「好彩而家重早咋,如果入黑之後,你請我我都唔敢帶你過!」

記者聽得許太這樣說,便問她村內是否鬧鬼,她隨即瞪大雙眼,猶豫了一會後,冷靜的說:「我知道有人見過(鬼),聽講話夜晚見到有好多『人』出面行。哩!就你行上條路。」

記者不期然打了個冷顫,繼續追問許太該些「見鬼村民」的資料,希望能直接跟他們進行採訪,可惜許太堅拒透露詳情:「佢唔會接受你訪問,真係唔好意思。」
這時天色開始轉暗,許太便表示要離開:「我走先喇!呢度我日頭先敢。」

全村貼滿鎮鬼符

許太離開後,記者向另一名住在事發現場旁邊的秦太查詢,她家中一間用來放置雜物的鐵皮屋,亦在車禍中被巴士碎片壓毀。
「我一家就冇見過鬼,但夜晚都唔敢行出屋外,發生咁慘事,個心重有陰影。」
秦太說,先後已有三個團體到來做法事,超渡該宗車禍的亡魂,其中包括道教重地青松觀。青松觀的道長做完法事後不但為死
者立碑,還向村民派發鎮鬼符。
秦太說:「我屋企差唔多每個門窗,都貼晒青松觀符,大吉利是講句,好彩冇咩事發生咋!」她還特地在一個月前,向鄰家要了兩隻初生的黑狗仔,「人話,黑狗見到有咩會吠,等我起碼都知道,如果真係有我就會搬!」
記者再向其他村民查詢「見鬼」經歷,但因部分村民在車禍後已搬離汀九村,有些村民則可能未下班,村內近乎十室九空。正當記者煩惱之際,恐怖事情就隨之發生!

地盤工人聽到哭聲

話說記者是乘的士到汀九村,因地處偏僻,故跟的士司機說好在村口等,好讓我們工作後方便離開。豈料大約六時左右,的士司機突然致電記者問:「請問你會幾時做完呢?」

記者反問:「有咩事?」

只聽得的士司機戰戰兢兢地說:「頭先村口個地盤工人同我講,叫我入黑前快走,話呢度好多污糟!重話路口兩幢別墅居民,就係因為夜晚聽到哭喊聲,同埋『救命呀、救命呀!』叫聲,嚇到搬走!連個地盤管理員都話親耳聽過,所以一入黑,佢就立刻收工走人。我都驚,究竟你幾時走呀?」

記者聽罷,急忙安撫司機繼續等候,一面直衝下山,希望趕及在地盤工人離開前進行訪問,可惜去到地盤時已經一個工人都不見,只好折返村中。回程時又經過許氏夫婦的石屋,門窗位置也貼了鎮鬼符。許太丈夫、頭髮花白的許伯見記者行過,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,猶豫數秒後他終於主動開口承認:「我見過鬼。」

玄學家方海閱:要請鍾馗先掂!

對於汀九村現時情況,玄學家方海閱表示,因交通意外去世的人屬枉死,往往有股怨恨之氣,若是年輕死者壯志未酬,更會死不眼閉。至於有村民聽到淒厲的呼叫聲,他說是因為亡魂生前的記憶體仍然存在,未能忘卻死前刻骨銘心的痛楚,所以往往流露出痛苦。

「即使車禍現場做過三場法事,但不同亡魂的冤氣,以及施法者的功力,都會影響亡魂被超渡的結果。」

記者向青松觀查詢會否再到汀九村視察,或派更高道行的道長再做法事,但發言人表示不會回答。

而方海閱則建議:「村民可以在屋門口或廳中,請一尊鍾馗像安放,因為鍾馗是捉鬼大師,應能鎮住枉死不肯離去的冤魂。」

午夜時分群鬼叫痛

許伯就是車禍當日,電視台爭相訪問、住所簷篷被巴士碎片打穿的村民。許伯引領記者到他家。夫婦二人帶記者穿過側門到達許伯的「睡房」,那其實是許伯在夏天貪夜晚風涼水冷,而在屋旁路邊搭建的簡陋單人床位,床的上方有一幅帆布,以備下雨時放下來擋雨。
「我記得日係九月,晚我就呢度,因為落雨,所以我放塊帆布落。到半夜十二點左右,我突然聽到條路有好多人講,由遠而近聲音,我重度諗,咁夜出面重有咁多人行?點知都未諗完,就聽到有男有女度講。
「我聽到佢不斷係咁講:『冤枉呀、好痛呀、救命呀!』陣真係嚇死我,即刻諗起單車禍。」
「咁你有冇揭開帆布望下出面?」記者問。
許伯隨即說:「我完全唔敢落床,重點敢揭開塊帆布望出去呀!咪成晚用張被住個頭,背脊係咁標冷汗,連廁所都唔敢去,最後就瀨濕張床!直到第二朝天光七點,先敢起身沖涼,同埋即刻裝香。而家我屋企每日都裝好大紮香。」

兩度撞鬼致精神病

之後相隔約兩星期,同樣於九月份,許伯再次遇鬼:「次又係夜晚,又係出面條路,我見到好多『人』出面條路,向落山方向行去,速度同人行路差唔多,但個個得個灰濛濛影,衣服頭髮都睇唔清楚。」

許伯說,兩次撞鬼經歷令他夜晚完全不能入睡,一合上眼便見到那群「人」,幾日後要去看精神科醫生:「醫生話我係神經衰弱,而家我重食緊藥,已經到覺,但夜晚就唔敢出去,要番屋面。呢兩次見鬼千真萬確,我又唔識你,冇理由無端端作出講。」記者問許太先前提到的「見鬼村民」是否指許伯,她說:「我先生係見過鬼,不過我之前話俾你聽個人唔係我先生,係另有其人,但我唔會講邊個。」

記者到許伯見鬼的路察看,那就是記者入村的路,車禍當日,消防員及救護人員也用這條路來運送死傷者。

下午六時四十分,太陽才剛下山,但卻好像比平時快天黑,記者訪問完許伯離開,再憶起許伯的恐怖經歷,感到不寒而慄。

跑到村口,不但地盤工人全部不見影,連的士司機都已把車駛到別處。會合司機後,他驚慌的說:「地盤工人叫我唔好停架車村口,因為度係日擺放屍體臨時停屍間。都係快返出市區!」

死難者家屬:冇見過佢

記者登門拜訪巴士墮橋車禍其中一名40歲死者黃健雄的太太,問她在黃健雄去世後,可有見過他的鬼魂?

她似乎有點不願再提起悲痛往事,只冷淡地對記者答:「我從未聽說有人見過意外中死去的亡魂,我自己也沒見過丈夫的鬼魂回來,就算在夢中也未試過。即使現在汀九村的村民見到鬼,我也不會再做法事超渡我丈夫。」

九巴一個仙都冇賠

在車禍發生後,於7月15日,九巴已賠償3萬元慰問金予每個死者家屬,但對於汀九居民,九巴至今仍未作任何賠償。本文提及的許伯的簷篷,以及秦太被巴士壓爛的雜物房,都未獲九巴賠償分毫。九巴公關部何小姐說:「現在還在等警方報告,所以未作任何賠償。」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sixb.forum888.tw
shumshum-_-
版主
版主


文章總數 : 121
年齡 : 23
來自 : HK@FL
注冊日期 : 2008-09-24

發表主題: 回復: 屯門公路巴士墮橋現場 夜探猛鬼村   29/9/2008, 00:08

好長唔睇哈哈`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 
屯門公路巴士墮橋現場 夜探猛鬼村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6B-六位好朋友打造的最真討論區 :: 休閒生活 :: 鬼話連篇-
前往: